好,我現在得先搞清楚這是什麼狀況

  先回想一下所有的事情吧,嗯… 今天是假日不用上課,下午出門去

  找打工一樣不順

  之後到車站打算回宿舍… 


  「現在是什麼情況?」 我看著眼前滿地「蠕動」的鈔票。

  

  來日本也四個月了,本想著說申請到打工證就馬上找打工,但大概是

  因為景氣真的差的關係吧,居然找了近一個月還是沒有一間店家肯雇

  用我,全都是聽到是外國人留學生就拒絕了,比較過份的還和我耍英

  文,什麼「日本人オンリー」(O N RI I),發音那麼爛也不知道在囂

  張什麼的,真的是一肚子氣。

 

  越想越心煩的我在車站裡頭焦燥地走來走去,是回宿舍呢?還是繼續

  找呢?放在車站的免費求人雜誌都快翻爛了,寫著「發自內心的期待

  您的應徵」的店家拒絕人的速度卻都是最快的,唉… 真的很想上網

  寫信給雜誌社建議他們在接店家刊登案子的時候,直接問店家需不需

  要加註一行「留學生與狗不得應徵」比較實際,節省大家時間嘛。

 

  從包包裡頭拿出求人雜誌,又試著打了三、四間,喔天哪還是一樣的

  結果,這次得到了「根據本公司的規定,我們非常遺憾的必需拒絕留

  學生的應徵」 喔幹,留學生是身上長虫還是皮膚帶菌,我來日本只

  是想找份工,為什麼要排擠我呀?

 

  真的是想要去砸幾個玻璃窗,扁幾個看起來欠人教的小鬼來發洩一下

  內心的不滿,可沒辦法我真的是個卒仔,對於自己存錢加上家裡贊助

  好不容易能來這邊讀書,以後還打算在日本讀大學的我來說,因為暴

  力事件被直接遣返回國就好笑了,這也是一般社會人的罩門吧,為了

  「未來」或「不能失去的現在」所以只得忍耐再忍耐,說老實話我很

  後悔國中沒好好打幾次架,現在打人可是會被告的。

 

  坐在車站的行人座椅上,我盯著來來往往的行人覺得很忌妒 「為什

  麼他們都有工作」的奇怪情緒在我的心中澎脹。


  於是我突然想作一點微不足道的無聊壞事。


  我走到車站「失物招領室」,裝作很著急的樣子向裡頭的工作人員詢

  問。

  「不好意思我有東西掉了,很重要的東西…」 

  「是什麼東西呢?」 出來接待我的是一個中年大叔,半禿的頭油油

  亮亮的,身材很福態,可能是看我真的很著急吧,感覺他也有點被我

  的情緒感染到。

 

  「喔是一個紅色的手提袋… 我早上上學的時候有提進車站,但到學

  校就找不到了,可能在椅子上忘了提走了。」  我開始瞎扯一通 
 
 「之前聽說日本的治安很好很好的,想說應該不會有人動我的提袋吧,

  結果放學回來就不見了,怎麼會發生這種事情,我真的對日本很失望

  … 你們車站有小偷出入也都沒有宣導叫人小心嗎!…」

 

  其實我的目的已經達到了,我只是想要無理取鬧藉故找碴亂罵人而已

  ,把這幾個禮拜被拒絕的怨氣發洩在這個日本大叔身上,心中一邊覺

  得自己怎麼會變成這樣的一個無聊人,但看著他站在我面前,一句話

  都不敢吭的聽我教訓,還真不能否認有點快感在。

 

  「真的很抱歉,真的非常抱歉,我幫你去找一下有沒有被送到我們這

   邊來,請問那個手提袋裡頭有裝什麼東西嗎?」 站員大叔感覺上

  被我罵得很受傷。

 

  我又開始亂扯 「手提袋的紅色是鮮紅色,上面有寫四個中文字,裡

  頭有個紅色的皮夾,裡面有很多現金和三張提款卡還有我的健康保險

  證,另外還有一支手機,手機蓋是紅色的,機身是黑色的」 我在紙

  上寫了「恭喜發財」四個字遞給店員大叔,他拿著紙條就轉身進倉庫

  去找手提袋了。

 

  我站在外頭心中暗暗好笑 「剛都是亂扯的,怎麼可能找得到,等等

  大叔出來再罵他個幾句,留下假的連絡資料就閃人吧,哎呀這樣亂七

  八糟罵人還真的有抒壓的效果,現在能理解為什麼小學的時候導師那

  麼喜歡罵人了,真的是令人愉悅呀。」 克制著嘴角的笑意,我還是

  裝出一副很著急的神色在外面等著。

 

  過了十分鐘,大叔總算從倉庫走了出來,我正想要把剛才想到的罵詞

  一股腦地向他噴過去的時候,只瞧見他手上拿了一個紅色的手提袋。

 

  上頭還寫了「恭喜發財」四個大字。


  大叔露出誠心為我開心的表情問我 「是這個手提袋嗎? 好像是中

  午有人送來的,找到了真的是太好了,不過為了保險起見我還是要和

  你確認一下內容物無誤才能把袋子還給你喔。」

 

  我呆了,看著大叔打開手提袋翻找了一下,拿出一支上紅下黑的手機

  和一個紅色的皮夾放在桌上。


  「這應該就是你的手提袋吧,你剛有提到這兩個東西,不好意思可以

   問一下你的手機號碼嗎?」 他翻開手機蓋按了按,應該是切到顯

   示手機本體號碼的那頁吧。


  我還沒意會回來,就隨口亂扯了一組數字,大叔點了點頭把手機放回

  桌上,然後拿起皮夾問我 「你還記得裡面有多少現金嗎?」


  那皮夾看起來有點厚度,我隨口亂說 「因為最近要繳學費和搬家了

  ,現金帶比較多,我記得是放了一百萬在裡頭,九十五萬是一萬円的

  鈔票,剩下來是十張五千的。」

 

  拜托我有這麼多錢還要找打工喔,要真有的話學費宿舍費都繳了我還

  能躺著爽半年再煩惱沒錢的事咧。


  結果大叔居然在我面前從皮夾裡頭抽出一疊鈔票算了起來,我嚇到差

  點掉下巴。

 

  「嗯嗯,九十五張一萬和十張五千,錢沒有掉真的是太好了。」 他

  把手機和錢包放回袋子裡頭遞給我後,拿了一張表格讓我填。


  我無意識的寫下自己的聯絡方式和住址後就拎著手提袋走了,大叔好

  像還有和我說些什麼我也沒什麼印象了…

 

  這樣就得到一百萬,要是你會怎麼辦?

  

 

創作者介紹

【3。肆】

raraRuStor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nicha
  • 我不相信...這樣就一百萬

    那之前吃得要死要活的大胃王 那五十萬...那麼拼幹嗎
  • 分類不是[生活] 是[生蛋]喔= =)+

    raraRuStory 於 2009/02/02 16:29 回覆

  • 阿便
  • 我覺得 妳寫的好真實阿XD
    前半段 我心有戚戚焉 雖然我不是留學生
    不過為一些原因必須要忍耐的感覺 我真的有
    只是我現在選擇不忍耐XD
    加油吧!!我相信大家會希望再與你相聚
  • 人都有自己的信念,被無理的挑戰時的不忍耐
    只是悍衛自己信念的必然,但社會這個機制會要求你付出「代價」
    反正… 工作可以再找,信念扭曲了就麻煩了對吧。

    祝福你下一份工作順利哩^^)

    raraRuStory 於 2009/02/03 21:05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