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和人之間的關係,是建立在「信任」上的。

  那是一種約定成俗的默契,舉例而言,像是同學中午想去便利商店買

  午餐,你托他順便幫你買杯飲料回來,他答應後,你就信任他會帶著

  你要的飲料回來,他也信任你拿走飲料後會把應該付出的金額給他。


  於是 「你等等下去幫我買巧克力牛奶回來好不好?」

     「好呀,每次買的那種對吧。」


  這短短的兩句話中就包含著委托人和被委托人的信任關係,真的是很

  美好的。


  有句話說得很對 「人無信,就是畜牲。」 


  而我真的他媽的遇到畜牲。


  「上次你和我買冰箱,我有一個和冰箱一起送你的一人用電鍋對吧?

   」 宿舍裡頭一個自以為住得久就「老」的人這樣和我說。


  「嗯,有呀。」

  「我要搬出去了,還我。」 他理所當然似的。

  「什麼?」 我懷疑自己聽錯了。

  「我是還有一個電鍋啦,可是我覺得自己用太大了,想說你那個比較

   合適,還我吧」 他一副理直氣壯。


  我想當時我可能是動了真怒腦子不太清楚,或者是前幾天的實習太累

  了,居然就答應他要把他「送」我的電鍋「還」他。


  現在想想,那時候的心情就像是看到地上有灘稀屎,你只會想要早點

  繞道避開它,而不會想要蹲下去和它瞎攪和是一樣的道理吧。


  「不然我這個大電鍋『賣』你吧」 他好像很偉大似的樣子。

  人可以不要臉到這種地步,看著他的嘴臉我就覺得噁心。


  回到房間,我躺在「九十萬地板上」決定先把這討厭的事放一邊,畢

  竟我不是畜牲,我是不輕易答應人事情,要答應我就會作到,都說要

  把電鍋還人了我就會還,所以多想無益,還是好好研究怎麼樣早點讓

  這「九十萬地板」變成「一般的地板」比較實際。


  據到目前為止向「五號」接過的任務後,可以總括出五大原則。


  一、她指定「任務」及「任務報酬」,我「執行成功」即可「得到報

    酬。」 「任務報酬」至少有一萬,都是整數。


  二、「任務」內容由她指定,不完全都是蠢事,有一回下雨天,她要

    求我把手上的傘送給旁邊沒撐傘正在淋雨的老婆婆,也算一次「

    任務」,其實我覺得這種任務很舒服的呀,有餘力我也喜歡多幫

    助人。 任務通知時間也不固定,但總是在我「方便接電話」的

    時間撥來,也就是說我在上課、打工、自己讀書的時間手機都不

    會響,這點來說她還蠻尊重我的。


  三、我沒辦法主動聯絡她,就算直接回撥剛才的來電也只會得到空號

    的系統提示音,另外這手機沒辦法外撥,手機和市話都不行,到

    頭來雖然撿到一支手機,我在外面要打電話也只能用電話卡打。


  四、對「任務報酬」我有權可以提出「加碼」,假設一開始的任務內

    容是「到地下街的起點開始,用走兩步後跳起來空中旋轉一圈的

    方式走到地下街最末端,二萬。」 我可以提出「那我走兩步跳

    起來施轉一圈落地後在原地模坊印度F4的招牌『嘟嘟嘟嘟答答

    答』動作(註一),這樣的話給我三萬成嗎?」

 

    她若是同意,那最後的報酬就可以拿到三萬,但我總覺得她說話

    是冷冷的沒錯,但是鬼點子很多,加碼的提議如果她覺得無聊就

    還是維持原來的報酬。


  五、領錢的方式就是我每次完成任務回到房間後,地上的鈔票就會有

    說好的金額「恢復」成一般的鈔票可以拾起,所有的任務都是在

   「房間外」執行,所以並不會有「在房間全裸倒立扭屁股可以拿五

    萬」這種任務。

 

  結論來說就是她不只要讓我丟臉,還要讓我在很多不認識的人前面丟

  臉啦。

 

  想到這兒,電話又響了。


  「晚上好」 她說 「你還沒洗澡對吧。」

  「嗯」 我邊用左腳搓著右腳邊回答

  「其他人的鈔票我不知道,我的鈔票寶寶們喜歡乾淨,你再不起來的

   話會被打喔」


  「什麼?被打?」 我不可置信地說,下一秒,我突然覺得腳跟好像

  被什麼東西戳了一下,仔細一看,一張萬円鈔正舉起一個「角」在「

  戳」我的腳跟,我嚇得跳了起來。


  「……就說吧。」 她有點無奈的感覺。


  「妳家的鈔票除了會想要逃跑,現在還會戳人呀?」 我看著腳跟,

  還好皮厚,不然剛那一下一定見血。


  「第一天他們被你帶回房間的時候因為人生地不熟,會怕嘛,之後我

   不是有和他們『溝通』了嘛,你也在場的。」


  那天的情況我還記得,接起那通「百万のヒミツ」(百萬的秘密),

  電話後,我腳下還是踏著「蠕蠕而動」的鈔票們,她只說了一句話


  「讓我和他們說話」 

  於是我把話筒對貼近鈔票們,過了一下所有的鈔票都靜止下來了,變

  成現在這樣,只有完成任務之後會恢復成原來紙鈔的狀態。

 

  她說 「那之後我也有教他們一些觀念呀,像是『被欺負要反擊』,

  和『遇到討厭的事要馬上反應不要忍』這些事。」


  「我剛躺在上面搓腳不就是完全對中了這兩項了嘛…?」 我想著剛

  才的情況。

  「所以你活該會被打。」 她回答

 

  我無言,這年頭…沒辦法呀不景氣,連鈔票都可以開始耍個性。


  「好了切回正題。」 她說 「今天我不打算提任務了」


  「嗯? 不會吧,我先說這些鈔票還躺在我的房間就是我的喔,要收

  回去我會用命和妳拼,雖然我不知道要怎麼拼啦。」 我有點緊張。


  「不,今天我讓你提任務」 她又開始那種一貫的,讓人會覺得「帶

  著微笑」的說話方式了。


  「讓我提任務?所以我要給妳錢嗎?」 我反問


  「喔不,平常都是我提任務,我想你一定也有那種『如果作這種事可

  以領錢的話就太好了!』的事情吧? 想不想試看看,當然任務的報

  酬還是我決定啦。」 她回答。

 

  「什麼都可以嗎?」

  「喔我聽聽看囉,有沒有想到什麼事想作呀?」


  「當然,如果羞辱人有錢領的話。」 我笑著說



   我好樂意的呀。

 


 註一:印度F4 (
http://www.youtube.com/watch?v=wjz2c7YKEg0

    看了你就會知道什麼叫作「嘟嘟嘟嘟答答答動作)

創作者介紹

【3。肆】

raraRuStor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犬
  • 看完了..每次看完總是不自覺期待下一集...
  • 感謝支持m(__ __)m

    raraRuStory 於 2009/02/15 22:30 回覆

  • jessica
  • 電鍋真的還他嗎?

    你真的把電鍋還他了嗎?
  • 還沒還,不過我答應人了就會作到
    我不像他是個畜牲。
    雖然是不小心答應的我還是會照約定還他。

    沒關係的,總會有辦法。^^

    raraRuStory 於 2009/02/18 21:41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