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飄浮在黑暗中

  再怎麼眺望遠方,都只是純粹的黑

  揮動四肢,感受自己被空間輕托起的感覺,其實很舒服。


  突然,開始墜落。


  像是被某個未知的點伸出大手,冷不防地用力向下一拽似地

  我的尖叫聲卡在喉嚨還來不及吐出就已經向下墜落。


  然後,先著地的是背。


  落地時的衝擊力擴散的瞬間,我的尖叫聲才被硬撞了出來。

  「幹!!!」 說實在的落地時並不痛,不過衝擊的力道很

  真實,真要說的話驚嚇的感覺是大於痛覺的。


  畢竟,這兒是夢境中呀。


  從以前開始,我就很容易地能分辨夢境和現實的差異性,當然一開始

  作夢的時候還是會狀況外,但只要過了一小段時間我就能知道自己是

  否處於夢境中再來我就會「配合演出」,享受一下一般不可能扮演的

  角色、經歷過的事物,很有趣的,時間到了就醒過來過自己的生活,

  這次在墜落的瞬間我就明白自己是在「夢境中」,所以也沒很擔心自

  己摔下去會不會往生之類的問題。


  可這夢境,相較以前的夢來說,真實得太過頭了。


  我居然有了「觸覺」,曾經的夢境中一般都只擁有視覺和聽覺的我,

  居然能感受到落地時的衝擊力量。


  我站起身後稍微檢查了一下自己的身體,並沒有什麼異狀。


  看了看環境,發現我正站在一塊巨大的圓形厚石板上,我對大小沒什

  麼概念,大略估計這塊石板大概和我高中的教室四間合併起來一樣大

  吧,而它就「固定」在這個「純粹黑暗」的空間中。


  奇妙的是,空間雖然沒有光,但我可以很清楚地看到石板的兩端。


  「怪夢」 我邊說話邊蹲下身來敲敲石板,觸感很真實。


  「因為你是怪人嘛」 客氣有禮,帶著微笑的聲音從我身後的…


  上方傳來。


  我轉身抬頭望去,只看到空中飄著條紅色的繩子,再仔細一看後發現

  繩子的上方有個女孩子跪坐在空中,而且還是極標準的日式跪坐姿,

  梳了中分頭,頭髮規規矩矩地向後綁著馬尾,她的馬尾長度違反常識

  的長,我想她站著的時候馬尾可能會碰到地面吧,而且最後四十公分

  左右的長度是紅色,我剛才第一眼看到的就是這部份。


  「你會接下這任務讓我有那麼點意外呢」 和我想像的一樣,說話的

  同時果然也掛著笑容,她緩緩地從空中下降,最後以跪姿落在石板


  她穿著日本這兒隨處可見的女性套裝,短裙、襯杉及黑外套的組合,

  唯一突出的是外套的領口邊綠用著十分鮮豔的亮紅色線車上了邊。


  「您好,初次見面。」 她伏著身子行了一個禮 「我是五號。」


  「我就知道… 妳…」 我突然感受到一種被掠食者盯上的感覺,全

  身的寒毛在瞬間全都立了起來,而且…


  五號就在我的眼前什麼也沒留下地消失了。


  在我還來不及思考的同時,身後一聲令人破膽的咆嘯襲來。

  轉過頭,我看見絕望。

創作者介紹

【3。肆】

raraRuStor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悄悄話
  • 犬
  • = =..慘了你(指背後..

    感覺很可怕..呵呵..
  • (抖抖抖抖抖)

    raraRuStory 於 2009/04/08 07:13 回覆

  • 悄悄話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