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居然…」 辦公室裡頭的空氣隆隆地震動了起來,一位已經有中

  年禿髮危機的大叔正壓低聲音將怒氣灌進話筒試圖燒傷對方的耳膜,

  但看來不是很成功,他的怒意反倒是讓整間辦公室的人都坐立難安。


  「你請公司總機傳話給我是搞什麼鬼!」 他捏緊話筒,音量依然是

  不大外頭的人絕對聽不見他的說話內容,但怒氣就像是汨汨而出的熔

  岩從他的辦公室向外緩緩溢出,員工們像是遇見森林大火的小動物一

  樣,逃難似地離開了辦公室。


  「火山又爆發啦,這次又是誰呀?」 小林躲到茶水間倒了一杯冷水

  一飲而盡,像是要補充被大火烘過流失的水份。


  一旁的山田搖搖頭說 「誰知道呢?本以為最近部長常不在可以稍微

  涼快些,沒想到他一回來整間辦公室又開始熱了起來。」 山田嘆了

  口氣 「不知道又是哪個傢伙朝著火山口投炸藥,自己活膩也不要擾

  人清閒嘛。」


  話說那個「朝著火山口投彈的傢伙」正翹著二郎腿,一派悠閒地咬著

  巧克力波奇棒和火山在通話中呢。


  「聯絡不到你嘛,打公司電話留個言是很正常的事呀,何必拐來繞去

  的,明明就剩那一點就能完工了嘛。」 男孩試圖用嘴拋接波奇棒,

  但還是常失敗,弄得臉頰上都是巧克力印子。


  水木部長咬著牙說 「免崽子你記性不好的話我提醒你,你現在最好

  是拿張紙筆記起來,你那邊的公司名稱是『地球資源回收公司』,不

  是什麼愛。地球侵略機器人製造工廠!!!」 他總算忍不住重拍了

  一下桌子,回過神來心想糟糕,抬頭看了一下原來全辦公室的人都不

  在了,這才注意到現在已經是午休時間了,也好這下暫時不會有人進

  來辦公室。


  「哼!當初在我們這邊硬是要命名,還堅持要寫招牌的人好像是大叔

  你喔,當時洋洋灑灑地拿塊木板來揮毫寫下『愛。地球侵略機器人製

  造工廠』的時候不是很得意?現在馬上就討厭這個名字了呀?」 永

  久想說什麼就說什麼,水木部長額頭上的青筋瞬間浮起。


  啪!的一聲,永久把話筒扔到地上後像個孩子般地發脾氣大嚷 「白

  姐姐我不要和他說話啦!他罵我啦!」 水木部長氣得幾乎要把話筒

  捏碎的同時,話筒的另一端遠遠地傳來一陣溫柔的女聲。


  「哎呀?又怎麼啦?」 女聲就像一串銀鈴輕響著靠近,多麼美麗的

  聲音。


  「他又罵我啦!我不要和他說話了啦!!」

  「嗯… 那我和水木先生說吧,你先去把臉擦一擦吧,臉花成這樣倒

  像是咪呼咪呼一樣。」


  「什麼是咪呼咪呼呀?」

  「乖,你先擦好臉我再和你說喔」


  電話被拾起,女聲透過電話筒傳了過來


  「水木先生嗎?不好意思讓您久等了,好久不見您了。」


  電話另一頭的水木部長本已經氣到幾乎要噴出火焰捏碎話筒大聲咆嘯

  了,但聽到這溫柔的女聲,氣竟然就消了大半,他反而有些不好意思

  地搔了搔頭


  「白小姐嗎?」

  「是,我是白鈴,水木先生能聯絡我們真是太好了,沒有水木先生的

  寶貴意見,我們的作品真是完成不了。」 白鈴的聲音像是有撫平一

  切情緒的力量似的,說也奇怪,水木心中的怒火就這樣靜稍稍地熄滅

  了。

  
  「嗯,好吧,總之… 最後的髮型我覺得還是用爆炸頭的髮型好了。

  」水木部長訕訕地說,白鈴若有所思地嗯了一聲。

 

  水木部長咳了一聲說 「主要是因為,這次既然是測試『同族群認同

  系統』的話,那理論上不管是什麼樣的造型都能被周遭的人們所接受

  對吧?」 他接著說 「我知道白小姐本身擁有一般常理無法解釋的

  力量,但機械人說到底還是擬人裝置,就算我們在外型上作了相當程

  度的加工,但機械人終究是機械人,只是多安裝上白小姐那邊的技術

  團隊所開發的認同系統就能讓人把他當作是活生生的人類,而且馬上

  就能產生認同感和信賴感? 再怎麼說我也覺得很難想像。」


  水木部長一口氣說完這些話後喝了口水,繼續說道


  「要測試的話當然就是要用立即見效的方式,醜話說在前,若是失敗

  了我可是會馬上抽手並全盤否認參與的。」


  白鈴沒有說話,反倒是在一邊剛擦完臉的永久的聲音透過話筒傳了過

  來 「白姐姐妳又不說話了,一定是水木頭大叔又在說教了對吧,請

  他說重點啦啦啦!」


  「媽的你…」 水木火山又準備噴發前,白鈴先開口了 「水木先生

  我瞭解您的立場,請相信我們吧,讓您失望也代表我們的失敗,我們

  會盡全力的。」 白鈴的聲音又讓水木冷靜下來,他嗯了一聲。


  「那水木先生方便告知最近有空的時間嗎? 作品完成後想請您來測

  試一下,機械部份運作正常後才能正式執行於計劃中。」


  「機械部份不會有問題的,畢竟是我經手的部份」 水木自豪地說


  「我想也是,那就… 當作是來參加「它」的生日會吧」 白鈴笑了

  笑說。


  「也好,那我三天後,禮拜六的時候過去」 水木翻著記事本,禮拜

  六還沒排什麼預定,還是單身也不用陪家人,完全奉獻給工作的二十

  餘年人生呀…。


  「瞭解了,那天就恭候大駕囉。」 白鈴說 「既然髮型確定了,那

  我們這兒就開始動工了,先失禮了。」


  「不會,妳忙。」 水木點點頭回答


  掛斷電話前,最後聽到的一句話是永久在遠方傳來的聲音

  「什麼?水木頭大叔也選了阿福羅爆炸頭?雖然我是阿福羅派的,可

  我不想和水木頭大叔一樣啦…!!」


  啪哩一聲,話筒這次真的碎了。

 

創作者介紹

【3。肆】

raraRuStor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悄悄話
  • Lynn
  • 這系列的故事人物超有個性!!

    下個Chapter會怎樣發展呀?
    有期待了 (心)
  • 熱呼呼的第四集上桌啦XD

    raraRuStory 於 2009/05/07 23:02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