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子很納悶,雖說公司的打扮穿著沒有特殊規定,其實身為一個社會

  人了也知道自己是不是鬍子該刮,頭髮該理或有沒有化完妝才出門上

  班,再怎麼樣都不會讓自己覺得和其他人「不一樣」


  但為什麼早上有個公司的新人是頂著阿福羅爆炸頭來上班的?


  「您好,我是新略太郎,今天開始在開發部實習,可以告訴我怎麼到

  開發部的辦公室嗎?」 眼前的男人的西裝和領帶都很合宜,連指甲

  都打理得乾乾淨淨,臉孔很普通,就是你隨便到個地鐵站都能看見的

  那種成千上百個上班族面孔的一員。


  身為總機兼接待小姐也沒什麼立場說什麼,而且他還真有禮貌,問完

  開發部的辦公室位置後居然還會九十度鞠躬,雖然他彎腰的時候撞到

  了櫃台,但也蠻可愛的。


  但那顆阿福羅爆炸頭也太… 居然還是粉紅色的。


  和爆炸頭新略太郎一起來的新人相較之下就正常多了,但看起來好年

  輕,雖然穿了西裝,但怎麼看都是高中生呀! 好像還不是很習慣打

  領帶的樣子,偶爾還會稍微拉一下領口透透氣。


  看他名牌上是寫著絵衣 宮,真少見的姓,但他一直以來都是跟在新

  略太郎後頭,很靦腆的點點頭就跟著進去了。


  觀子滿腹的問號,想想大概是那新人搞不清楚狀況,畢竟是實習生,

  可能早上進辦公室被職員們「提醒」一下,過幾天就會去剪掉了吧。


  星期一開始到星期五,早上八點五十分,阿福羅頭新略和高中生絵衣

  都會準時地提著公事包走進大門,很有元氣地向櫃台問好。


  週末假日結束,星期一早上八點五十分,阿福羅頭新略今天自己一個

  人來,一樣很有元氣地向櫃台問好,但頭上的粉紅色阿福羅上居然多

  了一顆大紅愛心圖案,而且面積還特大。


  「不是吧,越來越誇張…」 觀子心想,但還是裝作若無其事地打了

  招呼 「辦公室的人今天一定會說話了吧,這也太誇張。」


  午休時間,開發部的山田和新人新略太郎一起走到大廳正要到外頭吃

  飯,讓觀子最訝異的是號稱「開發部新人管家公」,對新人特別囉嗦

  的山田,居然感覺很熱切地和新略太郎聊著天走出大門,印象中去年

  到開發部的新人就是受不了山田的嘮叨才做了一年就離職的,在辭呈

  上據說還寫著「那傢伙比我老家的鄰居大嬸還煩!居然連鼻頭粉刺多

  都要唸!」


  這樣雞婆的個性看到一顆粉紅阿福羅頭在他面前晃呀晃的居然沒有反

  應!?


  「不可思議…」 觀子撐著頭 「開發部本來就是怪人多…」


  不知道開發部對這個新人怎麼想的,越想越怪,主管們都不會有意見

  嗎?對於那種髮型… 當初要來面試的時候還特地去把學生時代的棕

  髮染回黑色,這根本就是社會人應盡的義務嘛,憑什麼他可以頂著那

  種誇張的髮型還能沒事人一樣地上下班。


  越想越氣,突然她腦海中有個東西一閃而過。

  「嗯? 『開發部』… 『阿福羅頭』…」


  她邊喃喃自語地邊把記事本一頁一頁地向前翻,十分鐘後總算在兩個

  月前的記事中找到了當初聯絡開發部水木部長的聯絡備註。


  「地球侵略機器人製造工場? 阿福羅頭… 那個打電話來的男生…

  ?」 觀子的腦海中模模糊糊地浮出一些想法

  「總覺得,有什麼事怪怪的。」 她決定著手調查。


  其實開發部的所有人,都很喜歡新來的新略太郎。


  可以說是沒來由地,第一眼有那種「這傢伙不錯耶」的感覺浮上心頭

  就連立誓「新人來就是要電爆」的山田,對新略太郎的電力也沒有那

  麼強,只是剛開始意思意思唸他桌上文具沒收好一次,就再也沒找過

  他麻煩了。


  另一個一起來的新人相較之下就沒那麼得人緣了,一開始大家想要幫

  兩個新人取個綽號比較好叫,也可以拉近一點距離,太郎怎麼想還是

  直接叫太郎最順,另一個絵衣 宮,大家準備的提案有「小絵」、「

  衣衣」、「小宮」之類等等,他只是擺個不甘願的臭臉說。


  「就叫我絵衣 宮就好了嘛,幹嘛一定要取什麼綽號的?很麻煩捏」


  一句話就瞬間把氣氛打爛,他本人倒是不太在意,老是咬著巧克力波

  奇棒東跑跑西看看,聽小林說他無意間看到他帶來的公事包裡除了基

  本的文具和一個硬式資料夾外就是滿滿的巧克力波奇棒。


  所以大家私底下都叫他「巧克力波奇」,簡稱「巧波」


  不過他本人很不喜歡這個綽號,有次無意間聽到後,他隔天就把巧克

  力波奇棒全換成「草莓巧克力波奇棒」,總之就是一定要有巧克力。


  另一方面,新略太郎除了人緣好之外,記性可以說是出類拔萃,在以

  「創意」為主的開發部裡,除了非得嚴謹不可的技術工作之外,一般

  生活上的事務大家多多少少都有點隨便,大至忘了今天禮拜幾,小到

  剛才原子筆放在哪。


  但是新略太郎就是有辦法記住所有的事。

  所以他來辦公室後過了三天,就可以常常聽到


  「太郎剛才十點半打電話來的是誰,他要幹嘛?」

  「十點半打來的是太田燃料的富山先生,要和你約下次開會的時間請

   你回電090-3XX-XX00,下午兩點前回電就可以了。」

  「喔好,謝啦」


  「太郎你有沒有看到我剛藍色筆記本放哪?」 

  「喔我想應該是在伊東先生的桌上靠右手邊」


  「太郎問你喔公司對面的超市什麼時候特價?」

  「禮拜二、四是肉類特價、國產牛肉買五送一,其他的八折,一、三

   是果菜類,最近的春季高麗菜很受歡迎喔,禮拜六是酒類特價,啤

   酒一手打七折,不限品牌。」

  「喔太好了! 太郎謝謝你呀!」

  「別這麼說。」


  太郎在短短幾天已經成為這個辦公室不可或缺的成員,但大家會想到

  絵衣宮的時候只有在一些特定時候,像是… 手錶壞了


  那是自從有一次絵衣 宮在辦公室閒閒沒事跑來跑去的時候,研發部

  唯一的女性大野小姐正拿著自己的手錶在甩來甩去。


  「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沒電了,明明才換過電池呀… 怪… 怎麼

  又不會走了。」

  絵衣 宮走了過來問 「可不可以借我看一下這支錶」

  「嗯,我想說等等下班拿去給人修一下…」 她邊說話邊把錶遞給他

  絵衣 宮拿著錶放在耳邊搖了搖,聽了聽聲音後就放在桌上,大野小

  姐正要伸手去把錶收起來的時候。


  絵衣 宮舉起手掌,用極快且重的方式用力地往錶面拍了下去。


  「啊啊啊!!」 大野小姐尖叫 「你在幹什麼!!這是我家人送我

  的生日禮物耶!!!」 她連忙搶回錶,仔細的檢查哪邊被敲壞。

  但這時,輕微的滴答滴答聲從錶裡頭傳出,秒針又開始動了。

  「妳看,會走了耶」 他咬著波奇棒,笑嘻嘻地又跑開了。


  對機械裝置有特殊的感情和理解方式的他,一般人會稱為…

  「機械天才」

 

創作者介紹

【3。肆】

raraRuStor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悄悄話
  • 犬
  • 很棒!!繼續加油...
    迫不及待想看了啦..一次生五千字吧!!唷呵呵
  • 放假看能不能生出來XD
    先上兩千字XD

    raraRuStory 於 2009/05/09 23:11 回覆

  • 悄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