搭上電車也需要花半小時才到,這兒是離繁華的市區有段距離的市郊

  ,雖然沒有市區那樣的熱鬧,但一出車站就是一條小小的商店街,裡

  頭從連鎖超市到一般的小雜貨店都有,買食材買日用品買波奇棒想要

  貨比三家也只要出店門拐個彎就好了,懶得自己煮的話這兒也有可以

  品嚐店主個人風格的家庭小餐館,偶爾想要奢侈一下嗎?


  沒問題! 到超市拉個一手啤酒,出超市門後直走五十公尺有間小燒

  烤攤,管他體重會不會破表膽固醇高不高,放開心胸和荷包給他狂點

  雞肉雞皮雞心豬肉蔥串鹽燒醬燒一起來,回家解開領帶鬆開皮帶大口

  嚼肉。


  爽!


  傍晚時分,烏鴉們啊啊地叫著飛向夕陽,水木部長左手一大袋烤肉串

  ,右手一大袋啤酒、水果酒,心情很好地走出商店街,在他後面十步

  之遙的是用誇張的大紙袋裝滿了波奇棒的永久,波奇棒多到幾乎要滿

  出袋緣,讓人不禁擔心他到底看不看得到路況,且他還戴著耳機邊聽

  音樂邊向前走著。


  在前面的水木部長沉浸在等等大口喝酒的愉悅期待中完全沒在注意其

  他路人,而永久就不必說了


  他根本是閉著眼睛在走路的,還戴著畫上誇張大眼睛的眼罩


  也多虧日本人是個「看到奇怪的東西會先迴避」的民族,人家遠遠看

  到他就先閃開了,一路上好在也沒撞到人。


  兩個人都沒注意到對方,但前往的目的地是一樣的。


  愛。地球侵略機器人製造工廠


  紅燈,雖然沒有車,水木部長還是停了下來,這是他從小受到的教育

  就算沒有車看到紅燈也要停下來,這是種制約,但最近的日本年輕人

  開始不遵守的人也變多了,三、四十年前那個禮儀民族現在也開始轉

  變了,他總覺得有點感慨,果然每一個世代都會抱怨一代不如一代吧

  

  他突然注意到有個唏唏嗦嗦的音樂聲慢慢地過來,心裡又開始反感


  「要戴耳機就是不想要打擾其他人才戴耳機的嘛,既然這樣那為什麼

  還要把音量開得那麼大,讓旁邊的人也聽得到一些些,但又聽不清楚

  ,這樣的聲音真的是讓人很焦燥…。 唉…現在的年輕人…」


  他轉頭看了一眼,卻只看到一個誇張的大紙袋「盛」著滿滿的波奇棒

  而那個「讓人焦燥的年輕人」正悠然自在地完全沒在看路的向前走。


  「我真的搞不懂這兔崽子…」 水木部長啞然


  永久正走到路中間時,遠處的轉角突然彎出一台白色小轎車向他駛來

  ,時速異常的慢,大約不到二十公里,但問題是駕駛感覺完全沒打算

  減速的樣子直直地向永久駛去。


  「喂喂喂喂喂! 兔崽子!有車!!」 水木部長大叫,永久的耳機

  隔音效果真的是非常好,他仍然恰然自得地小跳步前進中。


  車子距離他只有五十公尺,雖然是龜速前進,但仍然沒打算減速的樣

  子,而永久居然在路中間開始走兩步後原地跳躍一次,有些波奇棒隨

  著他的動作掉落地面,也不知道他是沒察覺還是根本不在意,還露出

  極其平安喜樂的幸福笑臉。


  「喂喂喂!那台車!! 行人優先!!行人優先啊!! 給我停下來

  !!」 水木部長舉起右手揮著購物袋,想要引起駕駛的注意,車子

  依然沉默又頑固地前進中,距離永久只剩三十公尺,可以看到上面開

  車的是一位老人家,嘴中還不斷地唸唸有辭。


  永久結束了詭異的跳躍行動後,總算恢復原來的速度向前走了,再幾

  步就可以離開那輛車的移動路線,看來是不會撞到了,水木部長鬆了

  一口氣。


  而永久居然開始用「月球漫步」的方式向後走

  車子離他只剩十公尺,車上的駕駛…


  根本就是睡死了,嘴巴一直動才不是什麼喃喃自語,那是在磨牙。


  行人號誌轉成綠燈

  水木部長把啤酒袋交到左手,彎腰瞬間壓低重心

  碰! 地面被狠狠地猛踏了一下。


  「你這兔崽子在搞屁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


  火山的爆發力不容小覷,他向前衝刺用右手臂勾著永久的腰,就這樣

  硬勾著他過了馬路,袋中的波奇棒天女散花似地飛上了天。


  那輛車依然沉默地向前駛去,輪胎把掉在地上波奇棒叭哩叭哩地輾了

  一地。


  永久這時大夢初醒地從地上爬起來,拿下耳機和眼罩,用手擋著光線

  左右看了一看。


  「啊!水木頭!!」 他指著水木部長說

  「早安,兔崽子。」 剛才跑得太快,水木部長還在喘,果然有點年

  紀之後體力還是會衰退。


  「咦,我今天走到這裡了耶!!破紀錄破紀錄!」 永久站了起來拍

  拍灰塵後從口袋拿出一顆漆成紅色的石頭放在一旁的草叢裡。


  「你在幹嘛。」 水木部長看著他,真的覺得自己永遠搞不懂這兔崽

  子。 「作紀錄呀,我上次還沒出商店街就被腳踏車撞翻了耶,第二

  次出了商店街才撞到電線杆停下來,今天是最高紀錄!」 


  永久開心地指著自己剛放下去的石頭後,手指轉個向指向前方的路。


  「下次我想要走到那個天橋看看!」 他揚著嘴角笑笑地說


  「喔」 水木部長從地上撿了一包波奇棒丟給永久,永久的嘴角馬上

  沉了下去。 

 
  「啊啊啊啊啊啊啊我的波奇棒!!」 他連忙撿起大紙袋,沿著原路

  回頭撿波奇棒去了。


  磅!的一聲關車門的聲音從遠處傳來


  水木大叔抬頭向聲音來源看去,剛才那台車停了下來,後座的門外站

  著一個年輕女孩子,看不清楚臉孔,因為她頭上披著一塊白布把臉的

  上半部全都給遮住,她上半身穿著普通的T恤,下半身卻是那種在大

  腿兩側多加了兩個口袋的工作褲。

  
  她低著頭直直向水木部長走來,停下。


  「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


  她一邊鞠躬一邊道歉,之後轉身飛也似地跑回車上,過了一會兒車子

  發動,輪胎發出高速磨地的吱吱聲,完全不同於剛才的龜速,瞬間就

  向前暴衝,消失在水木部長的視線中


  「莫…莫名其妙…」 水木完全摸不著頭緒。


  他繼續向前走了十分鐘,在一棟廢棄的大樓建築工地停了下來。


  被大片的防水布遮蓋起來的工地現場掛上了禁止進入的告知牌,周圍

  也被拉上了黃色警戒線,水木部長只能從角落拉開黃線進到裡頭。


  他一進到工地就呆了

  眼前停著的是剛才那台白色小轎車。


  這兒是連人都要拉開警戒線才能硬鑽進來的工地現場。

  這台車是怎麼停進來的?

創作者介紹

【3。肆】

raraRuStor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悄悄話
  • Lynn
  • 哎呀,波奇棒是無辜的 ~"~
  • 它們在那一幕之中燦爛的碎裂惹Q<>O)

    raraRuStory 於 2009/05/13 22:56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