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木繞著那輛車走了一圈,也伸手摸了摸引摯蓋。

  從引摯蓋的溫度可以知道這輛車才剛熄火不久,他開始有些緊張起來

  「如果說『計劃』被發現了…」 他低著頭思考各項可能性,這也是

  在現實社會打滾二十多年的社會人最本能的利害分析反應。

  但在他低頭的時候注意到一個很不尋常的地方


  這輛車是左駕的


  而日本的車子一般全都是右駕的設計。

  
  他把臉貼近車窗想看清楚車子內的情況,冷不防地後頭有支手搭上了

  他的肩。


  水木猛然回頭,卻只看到一張哀怨的臉孔就在他眼前不到十公分處。


  「啊啊啊啊啊!!!」 水木本能性的揮出右拳,擊中的地方卻鬆鬆

  地,不像生物的感覺,但倒是有什麼東西碎裂的聲音。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對方傳來比他更淒厲的叫聲

  這聲音好熟,水木定神一看,自己擊中的是裝著波奇棒的大紙袋,而

  會抱著這袋東西的人只有…


  「小鬼! 你知不知道從別人背後嚇人是很不禮貌的事呀!」 水木

  指著永久大罵。

  「老頭! 你又知不知道把別人的東西打爛已經不是用沒有禮貌就可

  以形容的事呀!!」

  永久也直接就拿著被水木打爛的波奇棒指了回去。


  「賠錢!!!」 永久氣鼓鼓地說

  「我才懶得理你。」 水木扭頭走向一旁擺放廢棄建材的角落。


  這工地的工程進行到一半,業主就突然中止施工,也不願意把工地讓

  給其他的建設公司繼續施工下去,這工地就在這兒空了一年多,連建

  材都沒有徹走,只是草草地在工地外用防水布圍上一層,再拉上警戒

  線罷了,但業主的財務實力雄厚,像這種在相較起來不太好的地點也

  可有可無的建案,過了一陣子公司裡頭也沒什麼人在意了,於是這工

  地就被人在半遺忘的情況下維持這樣的狀況到現在。


  廢棄的建材裡頭不乏有些原本要作為大型庭園造景的裝置在,像是一

  層樓高的假山,或是自由女神像。


  「自由女神像…」 水木一直很不能接受這業主的品味

  他走向假山的背面,伸手對著假山的表面依序敲了三、四、三下。

  
  「啊啊! 等我!」 永久三步併兩步的衝向水木

  而兩個人在下一瞬間,消失了。
  

  這兒是一個圓形的空間,並沒有來路,四周的照明很充足,光源並不

  是日光燈而是從牆面上透出淺白色的柔光照耀著兩人,他們面前聳立

  著一扇對開的潔白鋼質大門,上頭掛著一塊木板寫著。


  【地球侵略機器人製造工廠】 


  水木仰頭看著自己題名的木板,心中有些感嘆,自己的人生居然在這

  個歲數才來個大甩尾,但也只能走下去了。


  「我說,老頭,我們這兒改個名字好不好?」 永久的聲音從後面傳

  來 「這名字很遜耶…」 他在後頭嘀嘀咕咕著


  水木頭上的青筋又爆起,指著招牌開始解釋

  「華麗的辭彙又有什麼用? 這世間最可貴的就是純粹! 如果取個

  『新世界革命總部』 或 『人類淨化起始點』 之類的才叫不知所

  云呀!」 水木口沬橫飛地說著


  「我要說啊,『新世界革命總部』之類的還是一樣遜呀,有差嗎?」

  永久拆了一包波奇棒喀滋喀滋地咬了起來。


  「你這小鬼呀!我再說一次…!」 水木正準備大吼


  「喵喵喵喵喵喵喵!」 從入口處傳來幾聲像是動物的叫聲打斷了水

  木接下來的話。


  倆人轉頭一看,在木牌底下的入口處,有隻動物坐在那兒,正在打量

  兩人。


  兩人看了那隻動物一眼,永久先說


  「原來是隻小貓貓! 好可愛!」 他從紙袋裡挑著還沒被打爛的波

  奇棒想要餵給那隻小動物吃。


  「不,那是隻兔子,絕對是隻兔子,你看那耳朵,是兔耳對吧」 水

  木指著那動物長長的耳朵說道。


  這奇妙的生物有著兔子的長耳朵,但身體還是小貓的模樣,毛色是白

  底淺橘黃的虎斑色,牠拉拉耳朵,看著兩人哼了一口氣,扭著毛絨絨

  的圓球小尾巴跳呀跳著往裡頭去了。


  「我們這兒幾時開始養寵物了?」 水木問道

  「不知道,不過很可愛就好了呀,小貓貓等我」 永久抱著波奇棒跟

  了上去。


  莫名其妙的左駕車,沒看過的生物…  水木心中的不安開始擴大,


  總之先看看情況,他走向中央會議室。


  一路上沒什麼異常,工場內的道路一如往常的「簡潔」除了必要的照

  明、標示和潔白的道路外,其他什麼都沒有,唯一的裝飾品可以說就

  只有入口處的那面招牌而已。


  到了中央會議室門前,沒看到永久的人影,大概是先進去了吧,水木

  整理了一下衣服,看看手上拎著的烤肉串,這是等等會議完的慶祝會

  要和大家一起吃的。


  「計劃」也進行了這段時間,就能有這樣的成果出現,是他完全沒有

  想到的,本以為還需要更多時間才能作出雛型,現在卻已經把實際上

  派得上用場的成品給作出來了,雖說自己提供的技術和一些機密資料

  有所貢獻,但白鈴那邊的技術團隊所擁有技術可能還在想像之上。


  「如果能和這樣的技師交流一些心得該有多好,不知道他們會不會來

  參加今天的慶祝會呀?」 水木邊想著邊推開會議室的大門


  第一眼看到的是坐在椅子上的太郎,但太郎並沒有像往常一樣站起來

  向他打招呼,而是閉著眼睛一動也不動,而太郎的身邊一位留著落腮

  鬍,髯髮全白但身材結實得不輸健美先生的老人家背對著剛進門的水

  木。


  老人家盯著太郎的頭看著,向後一伸手,空氣中居然憑空出現了一把

  鐵鎚。


  那把鐵鎚大到不可思議,鎚柄的長度目測就超過一公尺,鎚頭半徑也

  超過八十公分以上,黑沉沉地不知道是用什麼金屬材質作的,上頭還

  刻著紋路。


  「這玩意兒…」 老人抓著鎚子就往太郎的頭猛力砸下。

  「住手!!!!!!!」 水木把啤酒和烤雞肉串隨手一扔大叫向前

  狂奔!


  但來不及。

創作者介紹

【3。肆】

raraRuStor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悄悄話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