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碰!」的一聲,鐵鎚結結實實地砸在太郎的天靈蓋上,老人一個流

  暢的迴身,順勢用左手把水木轟過來的拳給接了下來。f


  「年輕人,火氣這麼大? 見面就動拳頭呀?」 老人笑笑地握著水

  木的右拳說。


  「你幹了什麼? 你為什麼要這樣作??」 水木激動的大吼。


  「我作了什麼?」 老人皺起了眉頭,很認真的思考中,從水木的角

  度看過去,太郎完全被老人的身體擋住,沒辦法瞭解太郎的情況使他

  越來越焦燥,想要抽回拳頭卻又辦不到,水木平常對自己的腕力非常

  有自信,看來這次是贏不了。


  「部長你怎麼了? 別生這麼大氣,有事都可以討論的」 


  「我花了多少時間和心血,這老頭一鎚子就給全打爛了!怎可能不生

  氣呀!! 太郎你不要勸我,我一定要他給我個交待!!」


  太郎?


  水木轉頭往旁邊一看,那顆粉紅阿福羅頭正在他眼前晃著。


  「老爺子您先放開部長吧,大家一起來心平氣和地討論問題才能解決

  呀。」 太郎對著老人家說


  「我也不清楚有什麼問題呀,這小崽子一見面就對我轟這一拳,又大

  叫大嚷的」 他放開水木的拳頭,太郎拉了張椅子讓水木坐下,並附

  上一杯水。


  「我剛才明明看見你拿根特大鐵鎚往太郎的頭砸下去… 太郎居然沒

  壞,到底是設計太精良還是用料太好?」水木仔細看著太郎的頭,阿

  福羅頭上連根毛都沒掉。


  「就算知道白小姐那邊的技術團隊非常優秀,但那種打法怎麼想都不

  會沒事。靠!好痛!」 水木低頭看著自己的大腿,剛才那隻像兔子

  又像貓的小動物正咬在他大腿上不放,水木想要伸手去拉開牠時,牠

  馬上跳到一邊生氣地喵喵喵喵喵喵叫。


  「咪呼咪呼乖乖,來」 小動物聽到叫喚就轉身跑掉了,水木還沒來

  得及轉頭就聽到老人說。

  
  「當然呀,我們直屬技術研究院可是最頂尖的。」 老人家自豪地說

  「但這孩子的開發也是要謝謝你們提供的技術資料,不然進度也沒辦

  法這麼快,總之是大家的成果啦」 老人豪爽地呵呵呵笑著


  門被打開,一位少女面帶笑容地走了進來,她皮膚白皙,一席直達腰

  際的黑髮讓人不由得聯想到夜空的深邃,而上頭飾著的髮簪就像是深

  夜裡的北極星般地閃亮,身上雪白的華服卻帶有陽光的晴朗氣息,基

  本款式和日本的傳統巫女服同樣,但布料材質絕不一般,布面上有著

  很不明顯的大面積圖騰,上頭有流光沿著圖騰流動,使它若隱若現地

  。


  她微笑著向所有人打招呼,銀鈴似的聲音。


  老人轉身向她鞠躬 「二皇… 嗯… 白小姐日安。」


  「哎呀,哈格烈老爺子您來得這麼早呀? 小溶和阿分來了嗎?」


  「鈴姐姐我來了」 頭戴著白巾的少女用雙手扶著柱子從後面怯生生

  地探出頭來,但因為白布還是遮著上半部臉的關係,只看得到她的鼻

  頭和一張小嘴巴,她頭頂上的白布上停著一隻蝴蝶,翅膀上的花紋像

  是一雙眼睛,隨著蝴碟翅膀的開闔就像是在眨眼似地。


  叫『咪呼咪呼』的小動物則是很開心地跑到白鈴的腳邊轉著圈圈。


  「哥哥說… 他有事要作所以就… 可能沒辦法來了」 小溶稍微縮

  了一下身子。


  「這樣嗎? 真可惜,很久沒看到阿分了,他還是一樣熱衷在開發上

  呀?」 白鈴問道,抱起咪呼咪呼輕輕地撫著她的背,咪呼咪呼發出

  舒服的咕嚕咕嚕聲。


  「是呀,一進自己的小房間就不知道時間了,最近還得托人進去盯著

  他吃飯,又不是小孩子了,哥哥真是的」 小溶輕輕笑著說


  「我下次也去幫忙盯他吃飯好了,哎呀,水木先生也到了,您的大腿

  怎麼…」 水木這才注意到自己大腿剛才被咬傷的傷口頗深,現在正

  滲出血來。


  「啊… 抱歉抱歉,剛才咪呼咪呼咬了這位先生一口,我馬上幫您治

  療,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 小溶快步上前,從口袋裡頭拿出一團柔

  和的小光球。


  她就把光球往水木的傷口拂去,再用右手輕輕的壓上傷口表面。


  傷口就消失了,連個疤都沒留下。


  水木張大嘴,不可置信。


  「水木先生沒事吧」 白鈴很擔心地問著

  「沒事的,那點小傷不會有什麼影響,一開始也把傷口淨化過了,不

  會有後遺症的」 哈格烈老爺子說。


  「真的很抱歉」 白鈴說 

  「這點小傷沒什麼影響的」 水木點點頭,但覺得有點昏頭轉向,眼

  前這些人是怎麼回事,她們就是白鈴的技術研發團隊嗎? 那不是技

  術了吧。


  那根本就是魔法啊!!


  「大叔你還要昏多久?開會啦開會啦!」 永久的聲音從遠處傳來,

  把水木從驚詫中拉了回來 「快點開完會快點吃東西啦」 永久揮著

  水木的烤雞肉串說 「你剛剛亂丟,我有接到喔,沒掉在地上啦放心

  ,飲料我放在冰箱裡頭了,你再不開會我要先吃掉囉,好啦我用波奇

  棒和你換這袋,不是沒有留東西給你吃喔。」


  白鈴微笑了一下 「那水木先生,我們開始會議吧,今天大家都到了

  也和您介紹一下」


  「那太好了」 水木真的是這樣認為。


  原來『同族群認同系統』不是像自己之前所猜想的是用特殊的電波或

  腦波頻率發射器


  而是…魔法? 不可思議! 水木感到自己的好奇心被點燃了。


  「那會議就開始囉」 白鈴笑著說,水木點點頭坐上主位,白鈴則是

  坐在他的左側。

  
  左側座位除了哈格烈老爺子、太郎之外還空了三個位置,小溶依然是

  躲在柱子後面只露出半顆頭不肯就座,咪呼咪呼則是滿場跑來跑去。


  右側則是永久和…


  一位西裝筆挺的上班族,他從頭到尾都沒說一句話,就只是坐在那兒

  翻著桌上的會議資料。


  水木現在才注意到有這個人存在,但什麼都比不上他想知道「魔法」

  的真相的好奇心,這人看起來也頗正常,看座位也不是白鈴開發團隊

  的成員,結論是…


  先晾著吧。


  「咳,大家午安,謝謝大家今天撥空來參與這個會議,我是主席水木

  『計劃』進行到現在算是邁向一個新的里程碑,我們的『太郎』第一

  型也開始運作了,到現在為止所有的資料都整理好在各位的面前,希

  望今天各位能夠儘量提出意見,以利計劃的進行,謝謝。」


  「別客氣了」 老爺子說 「小子原來你就是水木呀,常聽白小姐說

  你幫了很多忙,真謝謝你了。」


   「哈格烈老爺子別這樣說,但有一點想要請教… 兩個月前第一次

  啟動太郎那時的暴走事件的原因是?」 他單刀直入的詢問之前就想

  要瞭解的一件事,太郎暴走事件。


  兩個月前,太郎的髮型定案後本預定馬上就投入計劃中,水木以出差

  的名義先到外地,創造研發部辦公室內的「腦波無塵環境」。


  該系統影響的是人類的腦波,進而「強制」不特定對象對系統本體產

  生「信賴感」,但人的腦波是會相互影響的,這系統也是第一次實際

  使用,如果辦公室內有水木這個知道太郎是「機器人」的腦波存在,

  有一定的機率會影響系統的效果。


  「技術團隊的結論是影響系統的可能性很低,但還是有」 白鈴說

  「有風險就是要避免,那這樣吧,計劃執行的那天我去大阪出差,其

  他就交給妳們了」


  計劃開始的前一天,太郎的初次啟動是由白鈴執行的。


  她的手在太郎的眼皮上撫了一下,太郎就像從沉睡中醒來似的睜開眼

  之後自己慢慢地站起身來,在場的只有白鈴、水木、永久三人,技術

  團隊的人據說有「不得不去處理的麻煩事」,所以並沒有人到場。


  由水木授與他名字「新略太郎」

  永久則是在一旁拍手鼓掌大叫「生日快樂!」,並試圖教育太郎說巧

  克力波奇棒是世界上最棒的食品,但被水木強力阻止了


  測試了太郎的應對反應和基礎動作設定之後,水木繼續在工廠待了一

  會兒就回家準備隔天出差的行李,永久隔天想待在工廠發呆,所以在

  工廠看家,白鈴說得「回去」和技術團隊的人討論一些細節就先行離

  開了。


  那夜,太郎卻…
  

 

創作者介紹

【3。肆】

raraRuStor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