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天晚上,永久拿了工廠裡頭的小零件來作自己的玩具,太郎就靜靜

  地躺在一旁的保存箱裡頭。


  保存箱是用指紋辨視型的電子鎖給鎖著的,箱面也是使用特殊的強化

  玻璃所製成,永久再怎麼瞭解機械構造也是打不開的。


  太郎處於關機狀態靜靜地躺在裡頭。

  為此永久還和水木大吵了一架。


  「為什麼要把他關在裡面呀? 他剛剛醒了會動了耶! 關在裡面

  不是很悶嗎?」 永久指著保存箱抗議。 「他剛剛才出生,一定很

  想知道這世界是什麼樣子呀!」


  「就是因為太郎剛出生… 才不能被你的奇怪觀念影響呀!!」

  水木也吼回去。「他不是玩具,是侵略用機器人,請記住這一點。」


  「他會說話耶,他剛剛還和我說你好耶,機器人也會想要閒晃呀,這

  裡是他的家,如果連在家都不能晃來晃去不是太可憐了嗎? 水木頭

  你很奇怪捏。」 永久露出完全不能理解的表情看著水木。


  「哎呀… 時間也晚了。」 白鈴走了過來向兩人搖了搖手

  「水木先生明天還得早起呢,你倆再拌嘴下去水木先生就不用休息了

  。」 

  水木冷靜下來後看了看手錶,這時間真的是該回去整理行李了,於是

  和白鈴打過招呼後就離開了,完全無視於還在後頭碎碎念的永久。


  在空無一人的工作室裡,白鈴若有所思地隔著強化玻璃輕輕地拍著太

  郎的臉頰。


  「身為『希望』,加油喔。」


  她帶著資料提醒永久別太晚睡後也離開了工廠,永久就從那時開始搬

  了些材料回工作室做起了「玩具」。


  永久的手真的很巧,倉庫裡頭的材料拼拼湊湊,沒多久就拼出了個基

  礎結構,目測身高有五十公分左右,外型看起像是傳統型的機器人,

  全身四四方方地,手部是半圓形的平面板,永久把它放在地上打開開

  關,它就邁出步伐喀啦喀啦地走了起來。


  「喔喔!感覺不錯!」 永久托起它放在桌上開始想能不能加上什麼

  有趣的功能,他想了想後又起身跑到保存箱前拍了拍保存箱的玻璃說


  「太郎,你覺得如果加上跳舞的功能如何呀?」 

  關機狀態的太郎靜靜地沒有反應。


  「這箱子真的很礙事說,厚!」 他依然不死心地在箱子上東看看西

  碰碰,沒多久他已經完全瞭解保存箱的機械部份構造了,但上鎖的電

  子控制系統不是他能掌握的,想要直接破壞電路板卻又因為箱子有針

  對電路板的部份特別加強耐衝擊的裝置,就算他知道位置也沒辦法製

  造出足以破壞電路板的衝擊力,而且還不能保證破壞電路板後電子鎖

  是會打開還是就乾脆鎖死。


  「真的打壞了,水木頭一定又會亂吼亂叫吧,唔… 想到就覺得好吵

  …唔…。」

  他坐在箱子上看著太郎的臉 「幹嘛大費周章弄這個箱子來呀,害我

  想和太郎聊天都不行。」 永久伸手想拿波奇棒吃,卻摸了個空。


  「波奇棒沒有了…。」 永久看了看時間已經晚上十一點多,這時間

  也只能去便利商店買了。

  「便利商店的波奇棒好貴… 而且沒有最近出的超細波奇棒…」


  但他還是穿上外套準備出門。

  「太郎我出去一下喔!馬上回來喔!」


  走到門口時他像是想起了什麼,又跑回工作室把剛才試作的機器人給

  放在保存箱旁。


  「先讓『走來走去一號』陪你喔,我不喜歡浪費電,所以要關燈了喔

  。 『走來走去一號』,太郎就麻煩你了喔。」

  「喀」的一聲,永久關上燈出門了。


  過了不久,雖然只是很短的幾秒鐘,工作室裡的燈確實亮了一會兒。


  「我回來囉!」 永久的聲音迴蕩在空無一人的工廠走廊上,打開開

  關後充足的光線就從牆上透了出來,工廠整體是建置於地底,所以除

  了必要的排氣口之外並沒有其他的窗戶,但因為空調系統的關係,幾

  乎不會讓人意識到自己並不是在地面上。


  通往工作室的路,除了一開始左轉後就是很單純的直線,在潔白的長

  廊上,偶爾會讓人有不知道自己走到哪的錯覺。


  永久拎著剛買回來的東西,才剛過轉角

  眼前一道人形黑影就朝著他迎面飄來。

  沒有五官,甚至不知道性別,只是很單純的一道黑影。


  在他還來不及意識到的瞬間,黑影就穿過他的身子,消散。

  永久嚇了一大跳,反應過來後才往旁邊跳開。


  回頭一望


  明亮的長廊依然,他走回轉角看了看兩邊的來路,一如往常的安靜。

  工廠現在只剩下他一個人,誰都不在。


  「錯覺吧」 永久抓抓頭,也沒放在心上地回工作室了。


  打開工作室的燈  「喲!太郎我回來了! 我有買到新出的『極細

  』波奇棒喔! 雖然很貴… 等你出來我再給你吃看看喔!」 


  說完他抱起走來走去一號

  「可惜你不能吃東西… 不然我幫你裝個可以吃東西的裝置好了!

  但是能不能嘗到味道我就不知道了,嘗到味道還是比較重要的喔。」


  邊說著,他又坐在工作桌前開始拼拼湊湊起一些小零件。


  在他一頭裁進機械的世界時,身後傳來了兩聲清晰的敲擊聲


  「叩,叩。」 

  永久停下了動作,轉頭看了看四周後又低頭繼續自己的事

  「叩,叩。」 

  「哈囉~?」 永久停下手上的工作,起身巡了一下工作室,但也不

  知道聲音是從哪兒來的。 「應該只有我在家呀~ 有人來玩嗎?」

  永久探出頭看看長廊,什麼都沒有。


  「叩,叩!」 敲擊的聲音加重了力道,是在身後傳來的。
  
  永久回頭,正好和太郎的視線對上。


  「叩叩叩」 太郎正敲著保存箱的玻璃


  「你想出來玩呀? 我就說沒人喜歡被關著的,不知道水木頭在想什

  麼」 永久走近保存箱,箱中的太郎似乎有些不對勁,他正張大了嘴


  「嘎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太郎發出一聲不像是人類的狂吼,永久摀住耳朵向後退了幾步。


  下一瞬間

  保存箱的玻璃從裡而外的爆裂!

創作者介紹

【3。肆】

raraRuStor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悄悄話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