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茶發起的活動(奶茶Blog
就是大家要用鬼故事串起來XD
看故事前我要先點名先點名~
(思
要點三個人…嗯嗯…

我要點 阿便便、小憨憨、部落花花
請用回應的方式接力下去
記得要點下三個人喔( ̄ω ̄)


--
在金門服兵役的一年裡大大小小的靈異事件遇到不少
有些是我自己的親身經歷,有些是弟兄們的繪聲繪影
現在就讓我來分享一個親身經歷吧

--
站哨,是當兵一定會遇到的一件事,視營區的地理位置
和需求,每個單位的哨點都不大一樣,去年的七月底,
我還是一個剛到單位的小菜菜,經過了一陣子的適應生
活後,就要開始站哨執勤了。

那時單位的哨點分為大門哨兵、後哨哨兵、內衛兵及安全士官
四個哨點,其中除了「後哨哨兵」是兩人執勤外,其餘的三個
點都是一個人站哨。

而菜菜如我,輕鬆的內衛兵是輪不到的,那時還沒有升下士,
所以安全士官也沒我的份,剩下大門哨門和後哨,剛好事情發
生的那天,我在後哨執勤。

那夜站的是後哨副哨第三班衛兵(凌晨二點半到四點半)
後哨的地理位置離連部(連隊的中心)有一段距離,走路約
五到八分鐘,是條山路,上哨時會由安官帶著衛兵上哨,內衛
兵在這個時候就頂替安全的位置,直到安官回來。

平安的上哨之後,就是漫長的看星星時間,正哨的老兵早就已
經躲到哨亭裡頭抽菸睡覺了,而我就站在外頭聽風吹被蚊子咬
還要兼把風,軍中就是這樣。

補充一下,正哨的衛兵是從二點站到四點。
直到接近三點五十分左右,遠遠的我看見手電筒的燈光慢慢的
靠近,想說是安官帶下一班正哨來換哨了,就進到哨亭把那個
睡翻了的該死老兵叫起來。

「那個…換哨的來了,準備下哨囉。」

「喔,好…」

叫完後我就到外頭開始一如往常的「站住!口令!誰!」的辨證
對答。

安官:「阿菜有沒有偷睡呀~小心被抓包喔」
菜菜的我:「報告沒有!」
安官:「好啦好啦剩半小時撐一下,我帶他回去囉拜拜」
菜菜的我:「報告是!」

而在這個時候,我看到了那個剛才在哨亭裡頭睡很爽的老兵
搖搖晃晃的跟在安官後頭走回連部了。

他的背後,非常清楚的黏著一個面無表情的老爺爺,就這樣和他
背貼著背,被他背回連部。

直到現在退伍了一段時間了,我還是記得那一幕

創作者介紹

【3。肆】

raraRuStor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部落之花
  • 我接

    那是在兩年前的事,或許時間要在延後一年也說不定,但無論如何。

    我總算是從那一次恐懼的經驗裡跳脫出來…。

    那一天是晚上,我跟一位朋友叫「博歪」兩人如同往常約出來聊天,說著近期發生的事,與過往的事。

    但…,我們那一次,去的地點是我臨時提起的。位於新竹市的某一個角落..。

    那邊有座湖..,若是要步行繞完一圈,大約得花上15到20分鐘左右。

    當時,是晚上11:30….。

    我知道聽起來很荒謬,但我們通常都是這個時間出來打混。

    然而,在那邊有這麼一段小路,是完完全全的被黑暗吞噬。

    當時在到達那地點時,跟本不知道那邊有一段路竟然路燈全都沒有開,而那段路程竟然長達7至10分鐘之久。

    當話題一但被打開後,很少有什麼事情可以阻斷我們之間的對話,

    除了眼前這一條漆黑的道路。彎曲地延伸至最深處。

    「胖子..,怎麼?」

    「前面…,你看前面..。那有這麼黑的…。」

    「不過就沒路燈而已阿,你怕什麼?」
    博歪的語氣聽起來帶點嘲諷。

    「靠…,你不覺的這感覺很不舒服嗎..?!」

    「自己愛來又要怕..,怕就回家吧。」

    「我不是怕! 只是覺的很不舒服。誰跟你怕阿!走阿。」

    「來阿!胖子!那就走吧。」

    於是就這樣,兩人踏進那黑暗的深淵。

    而在進入那團漆黑之前,有一座橋…,過了這條橋之後就真的,一點光都沒有。

    嘎…..嘎…依…咖…咖…..。

    晚上的風,大的連一旁的竹子都被吹的做出聲響,風也吹的令人不得打了個冷顫。

    「胖子,別把頭轉向右邊….。」

    「千萬..不要看…。」

    他的警告,在一次的讓我肯定,在我們右側的樹叢裡…,有某種「東西」在那。

    「恩..,我們走快點吧…。」

    左側的竹群依然嘎嘎做響。這時一陣強風呼嘯而過..,因此產生了共鳴,頓時像是某種東西在低沉的怒吼一般..。

    這時我不禁的回頭一看,試圖想走回頭路,結束這段行程。

    但回頭時…,早已看不見底了。

    「博歪…,我真後悔來到這地方,我們也許應該….」

    當我一回過頭時..。

    他消失了。

    我頓時緊張的四處張望,怎麼可能就在短短的一順間消失??才幾秒鐘的時間,不可能…這不可能發生。

    對了!手機!還有手機可以打。

    於是我想到馬上從口袋中拿出手機,尋找他的電話。按下撥號鍵。

    很慶幸的,訊號是通的。

    在電話裡頭的來電答鈴,讓我緊張的心情稍為平靜了一些,也許他是在跟我開玩笑。我心想。

    不..。不對勁?!

    怎麼…好像聽到了他的手機鈴聲..在我的…後面?!

    我現在面對的是原先左側的竹林群,後面…就是他千千萬萬叫我不要往那邊看的地方..。

    啪喳!

    這聽起來像是某種樹枝被踩斷的聲音。

    我馬上按下切話鍵,猛一回頭。
    「博歪!!」

    一回頭看,確發現…,沒人?。

    我慢慢的靠近..,倚稀看到有個人在裡面站著..不動。

    「博歪,靠別鬧了…麻煩你別耍白癡了,快出來好嗎!」
    我有點生氣,但…也很害怕。

    於是,我拿起手機在打一次…,這時才發現,他的手機落在草叢中,而隨著手機發出的鈴聲之時,也發出了微光。

    在那一順間…,我很確定的看到了…..

    一個女人…全身穿的破爛,她眼睛是睜開的…,但眼球像是黑色一般..,頭歪著一邊對著你笑…,笑的嘴都裂開至耳朵處…。

    當我看到的一順間時,整個人嚇的要拔腿就跑。

    這時,有人在我的肩膀上突如其然地重拍了我。

    我嚇的連聲大叫。

    「阿!!!阿!!靠!!別過來!」

    「胖子!!!胖子!!是我!冷靜點!你剛剛怎麼了!不是叫你不要往右邊看!」

    God….之後的事,我真的不想在提起了。

    就先寫到這邊。
  • 部落之花
  • 補充

    當事後在一次確認手機號碼時...

    我才發現原來手機的號瑪與名字不知道怎麼稿的

    都錯亂了?!

    變的就是要撥出友人A的號碼

    確變成友人B的號碼

    但..友人B的號碼確多出來一個不認識的號碼...

    而要撥出友人B的號碼時

    變的要自己手動去按

    而對方打來時確顯示的出名字

    整個就是很奇怪
  • nicha
  • 感動~已經過了中秋 沒想到還可以看到如此多的 阿飄.......

    哈哈~~